北京日報:需要“硬核大白話”的不只是科普

醫療圈新晉網紅張文宏,以一句“一線崗位全部換上黨員,沒有討價還價”走進大眾視野后,一發不可收拾,各種金句信手拈來,一時間圈粉無數。很多人煞有介事地分析其語言藝術,給他“封”了“硬核張爸”“最佳辯手”“公關達人”等一堆頭銜,更有人匯編了各種版本的“張文宏語錄”,足見其受歡迎程度。

張文宏為什么能紅?在筆者看來,就在于他講得一口“硬核大白話”。先說“硬核”,普遍理解是直爽、真性情,但內涵顯然不止于此。“注射血漿患者立刻康復?那是電影!”“你相信我就好了,我的預測一定是對的。”作為傳染病防治方面的大咖,他的話少有情緒渲染,也不全是“好消息”,但都是基于自己豐富經驗的專業判斷。而這,正是被焦慮情緒以及蕪雜信息籠罩的民眾,所急需的。

再看“大白話”,說起來,傳染病防治是相當專業的領域,要向公眾科普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內容,并非易事。但這位大咖,就是有本事將復雜的道理講得通俗易懂、幽默風趣。“你覺得很悶,病毒也被你悶死了。”“試用藥就是你的女朋友,等結果出來后,你就知道她是不是你的老婆了。”他從來不作高深、不打太極,講的都是接地氣又極富智慧的“大白話”。于老百姓而言,這些話實實在在、生動形象,聽起來利落,一聽就明白,聽完能記住,自然愛聽想聽。難怪有人直接將他的演講視頻轉發給家中老人,據說“張爸”一語,勝過自己千言。

人們喜歡“硬核大白話”,并非自今日始。唐代詩人白居易,就有些像古代網紅,其詩也有些“硬核大白話”的味道。他受歡迎到了什么程度?他曾給好友元稹寫信,“自長安抵江西三四千里,凡鄉校、佛寺、逆旅、行舟之中,往往有題仆詩者;士庶、憎徒、孀婦、處女之口,每有詠仆詩者。”

據傳,“白樂天每作詩,令一老嫗解之。”“老嫗解,則錄之,不解,則易之。” 難道僅憑幾句老太太都能明白的話,就能讓老百姓喜歡?顯然不是。看白居易詩,諷刺宣城太守時他大膽直言,“宣城太守知不知,一丈毯,千兩絲。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奪人衣作地衣。”描寫窮兵黷武下的深重苦難他寫道,“村南村北哭聲哀,兒別爺娘夫別妻。皆云前后征蠻者,千萬人行無一回。”毫無疑問,言辭平白曉暢、淺易近人只是表象,道盡民生疾苦,為普通百姓代言,所謂“合為事而作”“惟歌生民病”,才是關鍵。

與此同理,縱觀廣受歡迎的“硬核大白話”,或提供了受眾迫切需要的信息,解疑釋惑;或戳中了受眾的艱難處境,觸發共鳴;或說出受眾想說而難啟齒的話,代言發聲。而這所有情況歸結起來,那便是:要讓人們喜歡聽你說話,先得明白受眾的想法,站在他們的角度思索一番。白居易請老嫗解詩,也是這個道理。這種與公眾溝通時的“用戶思維”, 其實正是尊重公眾、以人為本的體現。

“話須通俗方傳遠,語必關風始動人。”古往今來,這溝通上的學問,還真是“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

 

時間:2020-03-31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何若 編輯:劉卓文
三级片_快播电影网_香港三级片_ cosplay啪啪啪_ 美女自慰高潮呻吟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