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王堅穎:戰“疫”66天記錄下太多感動

天目新聞武漢特派記者王堅穎抵達杭州。攝影 倪雁強

3月30日,武漢的清晨霧氣蒙蒙,雖然氣溫只有10℃,但微風擋不住春意。眼下,武漢櫻花盛放,草木招搖,街邊的早餐店冒著熱氣,馬路上行人來往匆匆。

坐在離開的大巴車上,王堅穎依依不舍地望向車窗外,舉起相機,熟練地按下快門。“我送走了一批批浙江醫療隊,現在輪到別人送我了。”

王堅穎是浙報集團天目新聞客戶端的特派記者,作為浙江省第一批馳援武漢醫療隊的惟一隨隊記者,在武漢一線堅持報道66天后,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于3月30日下午抵達杭州。


視頻連線截圖

充滿未知的遠行

1月25日,馳援武漢的任務來得格外突然。大年初一上午9點,王堅穎在老家麗水接到通知:“馬上想辦法趕回杭州,跟隨浙江醫療隊去武漢采訪。”他二話不說,一刻都沒耽擱跳上高鐵,趕回杭州集結。行前,他只是含糊地跟家里說:單位有急事,要提前趕回去。

直到出發時,王堅穎才意識到,自己是全省唯一的隨隊記者。此行充滿未知和挑戰,做了20余年記者的他,心里也沒底。出發前接受采訪,面對自己最熟悉的鏡頭和話筒,他卻緊張得有點“口吃”。

當晚,王堅穎跟隨141人的隊伍,馬不停蹄奔赴武漢。從杭州出發先到合肥,然后轉車到武漢,最后到武漢硚口區的駐地,全程大家沒有時間喘息,王堅穎的鏡頭也沒停下。隊員們在車站“嘩啦嘩啦”地接龍推行李、在火車上吃一碗熱乎乎的方便面配火腿腸、給家里人視頻通話報平安……這些都被王堅穎的鏡頭捕捉到。一路上,他發回給天目新聞和浙視頻3篇視頻快訊,抬起頭時眼都花了。

1月26日凌晨,隊伍抵達武漢。1月26日,王堅穎拍下了第一篇武漢Vlog。此時的武漢,除了預料中的嚴寒和空曠,沒有任何按部就班。計劃隨時會有變化,每個人必須跟上隊伍。頭發斑白的主任醫生、1米5的小個子護士都扛著包推著箱,每個人都是搬運工。他當時想:“是不是浙江醫療系統最能吃苦的兵都派出來了?”王堅穎注意到,大家戴著口罩,認不清臉,眼睛里只有一種“千萬別掉隊”的堅持。

那天凌晨4點,輾轉多地終于抵達酒店,幫忙安頓好隊伍的行李,王堅穎倒在干凈的白色床單上,松了一口氣,“總算到戰壕了。”

他的戰疫才剛剛打響。


記者 王堅穎 供圖

感同身受的病房目擊

武漢疫情的緊急程度,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剛到武漢時,當地醫療防護物資非常緊缺。浙江病區剛成立兩三天,王堅穎就鉆進了隔離病房。他忘不了進到隔離病房,一位武漢護士和他說,“連干八九個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因為隔離服只有一套,我們不能浪費。”聽完,王堅穎很震撼。

“這番話,只有你親身體驗過了,才能感同身受。”此刻的他,在密不透風的隔離病房里,穿著笨重的防護服,肩上扛著相機和話筒,經常汗流浹背,出病房后還要剪輯、發稿,在缺氧的狀態下連續工作幾小時,偏頭痛、腿腳發酸,都是很常見的事。

2月中旬的一天,他見到了武漢四院20樓43號病床的危重病人。病人的妻子不顧感染風險,每天來醫院陪他。有一次,病人剛搶救回來,因為沒法說話,就在紙上寫“我老婆呢”,正巧妻子臨時不在,他就在身邊的一位麗水男護士陳玉峰的幫助下,歪歪扭扭地寫下一行字:“我的遺體捐給國家。”

當天晚上,當王堅穎進入隔離病房時,恰好妻子正陪在床邊,她流著淚問王堅穎:“你能讓我丈夫住進ICU嗎?”當時,武漢ICU一床難求,王堅穎望著她的眼睛,非常難過,“那一刻我才真正理解武漢痛徹心扉的需求,武漢太需要支援了。”

當時,物資、床位的緊缺讓他很揪心。他甚至覺得,做一篇新聞,不如幫忙搞定一批口罩。他一有機會就報道前方醫療物資的匱乏,前線醫護人員的艱辛,甚至有媒體朋友聯系他,都被他拉著一起呼吁。

“初到武漢的日子里,我不僅是記者,更像是一名浙江醫療隊隊員。“王堅穎說,后方捐贈的物資到了,群里喊一聲,他就跑下去接龍搬運。浙江慈善組織捐贈的醫療物資,寫著王堅穎接收的就有10多單,最大的一單口罩就有2萬只,護目鏡四千多個。雖然聯系很繁瑣,但他不厭其煩,覺得是一個隊員的責任。


記者 王堅穎 供圖

慰藉人心的新聞

作為醫療隊隨行記者,更多的時候,王堅穎把鏡頭對準了白衣天使。這兩個月,他去了不下五家醫院的隔離病房或ICU,只要是浙江醫護人員的病區,他都跑過。每天多則三四條,至少一條,他一直保持著全勤的發稿紀錄。后期,他一次次進入隔離病房,連許多醫護人員都知道,這位王記者“很拼”。

有一次,在駐地“深夜食堂”的天目直播里,很多隊員跑到鏡頭前對家里人說話,浙江醫療隊領隊曹啟峰因為女兒看到了他的身影,專門到鏡頭前對女兒說了幾句話。那天的視頻被很多隊友下載珍藏,評論、點贊數也很可觀,還有隊友告訴他,同事、家人看到了,也都放心了。

這件事讓王堅穎大受鼓舞。他第一次意識到,記者的工作還能鼓勵、慰藉這么多人,“醫護人員在前線拼命,其實他們心里也同樣需要鼓勵,希望后方的人看到他們的努力。這一刻,我發現自己的工作是有價值的。”

一個多月下來,王堅穎有“混”得特別熟的隊員,深夜討論業務的寧波醫生,告訴女兒“我很壯”的杭州女醫生,蹲在病床邊吃盒飯的浙江專家……除了浙江醫療隊,他還認識了幾個海南的護士,他們沒有隨行記者。進入他們接管的病區,護士們圍著他問:能不能幫我們拍一段專業的視頻,給家里人看看?

王堅穎毫不猶豫地舉起相機,護士們排起隊,一個接一個走到鏡頭前,隔空向父母報平安、對男朋友訴說思念,甚至對偶像比心“示愛”。能在高度緊張的工作中放松一下,大家都很開心。報道發出后,還有護士發微信感謝王堅穎,認真地對他說:“這會是我工作經歷中最珍貴的記錄。”

讓王堅穎倍感珍貴的,是他記錄下了武漢的萬家燈火。第一批浙江醫療隊住的酒店有個天臺,一天晚上他和幾個隊員上去透氣,突然眼前變得開闊,密密麻麻的萬家燈火,點亮了廣袤夜空。“這里白天人車稀少,整座城市看不到生氣。但是夜晚的萬家燈火告訴我們,無數的武漢家庭在堅守。”

眼前的場景讓大家非常震撼。他身邊一位麗水醫生感慨:“我們就是為了這些萬家燈火來的,我們為了他們在付出,一定要加油啊。”他把這個經歷做成片子在天目新聞發布后,一位男護士特地跑過來說,這個視頻把他們護士長都看哭了。


記者 王堅穎 供圖

被刷新的職業紀錄

3月19日,浙江首批醫療隊完成任務返杭;3月22日,第二批醫療隊從武漢返浙。王堅穎在現場,送走了一支支隊伍。他很努力地去幫他們拍告別的視頻、記錄臨行的場面。特別是馳援武漢市肺科醫院的浙江護士們離開時,王堅穎格外用心,特意把無人機升到城市高空,給他們拍了航拍視頻。兩分多鐘的視頻,他讓每一位醫護人員都露了臉,揮手、笑臉、喊口號。

肺科醫院的浙江醫療小分隊,是王堅穎最難忘的記憶之一。武漢市肺科醫院是武漢最早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院之一,浙江醫療隊派出30人的護士隊,除了三名男護士,其余都是“女漢子”。 當時,所有人一致認為,這組浙江護士隊是最累的,那里都是ICU,幾乎全是危重癥病人,靠呼吸機和ECMO維持生命。

“我一直和肺科醫院的護士道歉,我沒能去他們那里報道,我知道他們最不容易,他們冒著很大的風險去那里,壓力很大。”王堅穎覺得很遺憾,于是在送行時,他單獨做了一篇新聞,標題是:最讓人心疼的那隊浙江護士要回家了。

3月9日,武漢最早投用的江漢方艙醫院休艙,王堅穎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記錄下歷史性的一刻。江漢方艙醫院是收治病人最多的醫院,而浙江國家緊急醫療隊就是最早加入方艙醫院的一批人,在這里戰斗的時間也最久。

休艙儀式上,來了不少媒體,外省的醫療隊在唱歌、跳舞,現場很歡樂,結果大部分鏡頭都對準了他們。“雖然有的人沒說話、不露面,但經過這么多事,我知道那些人背后的辛苦,他們一樣值得被記住。”王堅穎不光把用鏡頭緊緊跟隨浙江隊伍,還跑過去安慰他們:你們放心,你們每個人的照片我都拍到了。

3月30日,農歷春分已過,武漢滿城花開。在武漢疫區的第66天,王堅穎跟隨浙江國家緊急醫療隊,一同乘車返回杭州。“我送了很多人,幾乎每一批都送了,現在輪到他們送我了。”電話里,王堅穎的聲音哽咽了,語氣中難掩不舍。

回顧這66天,他直言自己的職業紀錄被刷新了。他完成了上百篇報道,近三十條Vlog,數次長達幾小時的現場直播。他的一條直播,僅在微博端,當天閱讀數就過千萬,點贊8000多,評論800多條。

“這次經歷非常難得,我可能只是一個小記者,碰上了一個大時代,我就很認真地去記錄了。”對于自己的成績,王堅穎不愿多說。恐怕他最想說的話,早已寫進了他的鏡頭,載入了這個時代。

 

時間:2020-03-31 來源:天目新聞客戶端
作者:記者 何泠瑤 編輯:劉卓文
三级片_快播电影网_香港三级片_ cosplay啪啪啪_ 美女自慰高潮呻吟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