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記者王瑟:好新聞是跑出來的,好記者是苦出來的

視現場為生命,“不在現場,就在去現場的路上”,走遍新疆所有地州市縣和絕大部分鄉鎮,練就強勁的腳力、非凡的眼力、睿智的腦力、激情的筆力,率先報道了許多有全國影響力的典型。感動了讀者,也成就了自己。


         
光明日報記者王瑟:好新聞是跑出來的,好記者是苦出來的

記者 楊芳秀
 
 1 數載基層展腳力 大愛故事暖新春

記者:聽說您今年在新春期間走了8000多公里,都去了哪些地方?

王瑟:1月19日通知由我采寫第一篇報道,1月21日刊發。我立即飛到700公里外的伊寧市,再坐近2個小時的汽車到達霍爾果斯鐵路口岸。采訪結束回到烏魯木齊市是20日下午5點半。19個小時,奔波1500公里,寫就了光明日報今年“新春走基層”的開篇稿件《“汗汗”的第一個春運》。

大年三十,我一大早坐上了開往和田的列車,這天列車上將有一場春晚上演,待車到庫爾勒時,我下車往回趕。第二天一早,也就是大年初一,我前往烏魯木齊鐵路“五種精神”的誕生地——大步車站采訪。緊接著,我又奔赴下一個采訪目標——和田地區洛浦縣的廟會現場,隨后又去塔城地區巡邊。

9年的“新春走基層”,我就這樣一路走一路寫,走了近10萬公里,行駛的車上、候車的車站,都是我寫稿的地方。

記者:新疆地廣人稀,語言各異,深入采訪很不容易。是怎樣的動力支撐著您走下去的?

王瑟:在行走中,我常被采訪對象平凡而又樸實的故事感動。他們身上的閃光點,恰恰是新聞最大的富礦。9年間,我一直堅持走邊防和報道春運。走著走著,我就走完了5800公里的邊境線。

2017年“新春走基層”采訪時我差點把命丟在了邊境線上。那次是和阿勒泰地區喀納斯邊防派出所戰士們一起巡邏,路途遙遠,氣溫在零下35攝氏度。與戰士們騎馬路過一個山口時,我的馬突然失去平衡,嘶鳴聲中,我向后倒去。關鍵時刻,跟隨我的巴爾斯警官一把抓住馬的韁繩,才讓一只馬蹄已懸空的馬重新恢復平衡,慢慢走過幾百米的山路。

去阿克蘇地區烏什縣別跌里山口巡邏時,我們先要坐兩個多小時汽車到達巡邏點,再去海拔4264米的中國吉爾吉斯斯坦3號界碑處。一路酷寒,幾乎在直上直下的山體上開鑿出來的盤山沙石路,險峻超過想象。巡邊官兵艾合買提·買買提說他在這里執勤巡邏過50多次,每次走這種遍布浮石、積雪的路,都需要特別小心。當終于接近3號界碑時,腳印很快就被雪覆蓋了,這群軍人就這樣不懼艱苦地堅守著。

他們的默默付出深深地感動著我。在采訪中有時嚴重感冒、高燒不退,我仍滿懷激情地跋涉、寫作。我要發掘、放大普通人身上的閃光點,感染、激勵更多人。

記者:您每年參與“新春走基層”,報道怎樣才能跳出窠臼,寫出新意來?

王瑟:從大的方向上看,的確有很多同質化內容,但是深入采訪后會發現,感人的事跡各不相同,報道的方式也就各不相同。綠皮車保溫員是專門為綠皮車夜間進庫后保證車廂溫暖的工種。得到新聞線索后,我跟蹤采訪了一個晚上,把他們的敬業精神寫了出來,感動了不少讀者!

78歲的柴媽媽老伴是烏魯木齊鐵路局第一代列車員,4個兒女都是列車員。因此,柴媽媽家50年沒有吃過一頓團圓飯。2015年春節前,4個孩子中只有一個值勤,其余都能回家團聚。得知消息的我記錄下病中的柴媽媽走出臥室與孩子們吃這頓難得的團圓飯的感人場景,寫成報道《期盼50年的團圓飯》,感動了很多人。

這種發現每年都有,吸引著我不斷去發掘。

新春走基層時,王瑟采訪綠皮車保溫員

 2  非凡眼力推典型 善抓活魚引共鳴

記者:您發現并挖掘了一批在全國有影響的典型人物與事跡,怎么做到的?

王瑟:這些人物典型都是我在深入基層中偶然發現的。比如,幾年前,我從烏魯木齊去奇臺縣采訪路上,有人問陪同我的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那個老告狀的老頭還在不在?”部長說:“還在,老找我,有些煩。”我問為什么?原來是老人多年為放廣播需要維修費奔走。我覺得有故事,便決定去他家看看。

汪克忠說的方言不易聽懂,我決定住在他家深度了解。晚上,發現他家人住的房間都黑乎乎的。進去一拉燈繩,燈亮了。我剛想問為何不開燈時,他老婆過來一拉把燈關了。說她家因為放廣播欠了兩萬多塊錢電費,能省點省點,平時家里用的是蠟燭。一位沒有多少文化的老人,堅持放了30多年廣播,讓黨的聲音牢牢占領主陣地,這樣的典型打動了我。稿件刊登后時任廣電總局局長徐光春作長段批示,汪克忠被樹為了全國廣電系統的典型。

全國宣傳系統的重大典型米吉提·巴克是在一次會議上捕捉到的。當時新疆召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表彰了一批獲獎單位,和田地委宣傳部成為全國基層理論宣傳先進單位之一。這是為何?于是我找和田地委宣傳部副部長米吉提·巴克聊,一聊發現他身上有很多閃光點。和田到烏魯木齊,2000公里的路程,我來回跑了4趟,20多天時間,前后共刊發了14篇稿件。

剛認識阿不力孜·買買提尼亞孜時,大家都認為他只是個從火場和車禍現場救人的“傻子”,自己被燒傷多次,成了殘疾人,仍然還去火場和車禍現場。我與他深入交流,發現他是一個把雷鋒當成自己人生目標追求的高尚的人,所以我的標題就是《追著雷鋒跑的人》,2015年他獲得了“全國道德模范”稱號。

新疆不缺新聞,不缺典型,關鍵是缺一雙會發現、能發現的眼睛。

記者:不到10年間,您從石河子大學發現3位全國教書育人的楷模,為何能在同一所大學發現3個全國重大典型?

王瑟:孟二冬、代江生、曹連莆3位老師能被樹為全國重大典型,是他們所做出的貢獻令人動容。推孟二冬教授時,正面臨全國高校擴招、本科生教學質量急劇下降的情況。孟教授是一個認認真真為高校教學做出貢獻的典型代表。

代江生是畜牧系的一個育種專家。有一次我去石河子大學采訪,他跑到我房間反映問題,說一年中大部分時間是在搞牛羊的品種改良,沒核心期刊的論文,幾年評不上高級職稱。我深入了解后,發現他正是高校的三大任務之一——服務社會的典型代表。

曹連莆是小麥育種專家,為了找準他的特點,我年年去石河子大學找他聊天。有一次,我們正聊著,進來一位中年婦女,我問她是誰?他說這是剛從國外回來的一個博士,盡管讀博士期間孩子愛人都陪她一起到了國外,當地有單位要她,但她還是回來了。我突然聯想到“孔雀東南飛”現象,都說西部高校留不住人才,曹老師身邊卻恰恰相反。

我認為,當腳力到達后,腦力和眼力必須跟上來,才能找出典型人物身上的典型意義來。

記者:記者要想具備獨到眼力,就需要做一個有心人,處處留心生活。

王瑟:是的,我在生活中保持高度的好奇心,處處留心哪些可以成為報道的題材。去年底去和田采訪,在一家餐廳吃飯時發現墻上寫有“墻上便飯”,還貼了很多小標簽。細看,這是幫助人吃飽飯的公益活動,由一個大學老師發起,讓有愛心的人方便伸出援手,接受幫助的人能體面被助。我看這有利于和諧社會的建設,于是就采訪寫成稿子發表。處處留心皆新聞啊。

王瑟在新疆可可托海采訪中國第一代哈薩克族產業工人

3  增強腦力勤積累 獨到見解服人心

記者:考古報道是一件枯燥且辛苦的活兒,您卻以苦為樂,對考古為何有如此濃的興趣?

王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是有些人不認可,我就想通過有說服力的報道來證明。涉足考古報道后,喜歡上了考古。記得多年前,一位前輩建議我說,要向一個方向鉆研,成為專家型記者。我記住了,并加以實踐。

記者:做專家型記者,除了要有對某一領域深入研究后的深厚積累,更要有質疑精神,使真相在記者冷靜客觀地層層剝繭下呈現出來。

王瑟:我與采訪對象之間的交流,是彼此對等的信息互給。對于他們所說,不盲目相信。如在《拂去塵沙》一書中,我寫漢代疏勒城耿恭和疏勒保衛戰的一些細節,是從《漢書》里找來補充的。我還講到了歷代文人對耿恭的頌揚,這些都讓我增加了與考古專家對話的資本。只有與采訪對象相互補充,雙方才有深入對話的基礎,雙方關系才可以維系很久。

對八師石河子市的報道,給我們定的主題是“從戈壁荒漠到宜居城市”。深入采訪后發現,該市不僅宜居,更讓市民感到“幸福”。所以,我在報道時,緊緊抓住“幸福”兩字,寫出了與別人不同的報道,受到好評。

王瑟新著

4  激情筆力“快刀手” 胸有成竹琢精品

記者:您寫稿很快,而且有質量保障。這“快刀手”本領是如何練就的?

王瑟:我是一個“快手”,最多時一個月寫了50多篇公開報道,還有幾篇內參,其中一篇稿件受到中央領導同志的高度關注,獲評“五個一工程”獎。

快與準備工作做得扎實有關。采訪之前新聞點在哪兒心中大體有數。當然,寫出高質量的稿件,還得肯吃苦。我參加100個記者駐100個村活動,是所有記者中年齡最大的,去的卻是最艱苦的村子。我在那兒住了一個月,發稿得跑幾十公里到一個高速路服務站去,網速很慢,4張照片要花3個多小時,但我就這么堅持著,發表了20多篇稿子。

記者:新聞如何才能寫出溫度并引人共鳴、給人力量?

王瑟:怎么才能把故事寫得更感人?我的辦法就是把讀者帶入新聞現場,讓讀者與我一起感受、體會當時新聞發生時現場的情景,給讀者一種帶入感。我一采訪完畢,趁熱打鐵先寫稿子,不然時間一久,感動的點就忘記或者淡了。

記者:在您看來,腳力、眼力、腦力、筆力之間是一種什么關系?

王瑟:腳力是記者的基本功,好新聞是跑出來的,好記者是苦出來的。腳底板下出新聞——汗水永遠是寫作最好的墨汁。同時,要有“帶著讀者去現場”的本領。總之,不到基層發現不了新聞,不動腦子分析不透新聞,不找好的角度寫不好新聞,不發現生動細節寫不活新聞。做到這些沒有捷徑,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記者是個苦差事,因為熱愛,我并不覺得苦,而覺得值!

掃二維碼關注“新聞戰線”

 

時間:2019-06-04 來源:新聞戰線
作者:楊芳秀 編輯:劉卓文
三级片_快播电影网_香港三级片_ cosplay啪啪啪_ 美女自慰高潮呻吟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